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刘三齐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评论】我看三齐

2017-07-28 10:16:15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林桢武
A-A+

  好多年前,三齐给我看一张山水画,黑乎乎的,用秃笔画线,浑圆的点苔,宿墨点积,我认为他比较高明,从清代的龚半千来,但比龚来得灵动,我说这是好画,可惜看懂的人太少,这是没有办法的事,好的画不一定受人重视,而那些普通得很的却往往叫得很响。过了若干年,三齐又让我看他的画,山石结构清楚,树木也细致,还加染一些黄色调,我说有赖少其的影子,后来知道他有一段时间迷上赖老的山水画,我说这样画也是可以的,当然也看出迎合观众爱好的意思。画得干整点,大概喜欢的人会多起来,画画必要时应该雅俗共享,早年的吴昌硕、齐白石无不注意到这一点,我想,如果不是这个原因,他们不见得是这种画法,或许会走得更远一些也说不定。

  近日,我又看了三齐的画,纯用焦墨,林木丘壑也只勾勒个大概,然后是清一律的黄色调,这些浅淡的黄色在浓重的线条衬托下更显得透亮。他的画已经有着符号化倾向,形式感也更加明显。

  三齐看着比较斯文,话不多,但真诚,他相对比较内敛,是有想法的画家,不像有的人只是懂得埋头画画。勤奋是必要的,但傻干也出不了什么效果的。所以方向非常的要紧,当方向明确的时候,往往就是突飞猛进的时候。三齐不断地调整自己,以便于有一天发上力,这样面目就相当可观。在我接触的画家中,我首先看看他的品味,眼高才可能手高,眼不高就什么也不用谈了,三齐供职于广东画院,接触名家多,眼界较高,这是他的优势。

  如果要问三齐在赖老山水画中得到什么,我想了想,还是“重”“拙”的趣味吧,前人用“重、拙、大”三字形容词境,我想用之画境也然。在当代,广东的一些画家曾打出“新岭南派”的旗号,作为“岭南派”画派的延续,但似乎认可度不高,这涉及到传承和整体美学取向问题。在近当代岭南名家所形成的风貌的基础上探索新路子,在相同的审美框架中,在丰富和发展上尝试,应该是有益的。我曾经说赖老的书画学是“厚黑学”,得益于金冬心,古拙而凝重。赖老曾说:“昔之画黄山者,石涛得其性,梅清得其清,渐江得其逸,程邃得其神”,我想赖老正得其“厚”。赖老认为,渐江、梅清画的是黄山的山顶,而程邃画的是黄山的山脚。古人善于取舍,以形成自家面貌。三齐在这方面可谓有得者,他的山水画多画山腰近境,像是给个特写镜头,明朗而坚定,从他的画中可以读出一种力量来,他想把画面的奇古发挥到一个较高的程度。三齐的山水画淡化了前人的皴法以及浓淡的变化,有的画成平面,强调线条的表现力,把国画的用笔基本元素提炼到一个高度,你想看什么,看这一些线条质量就足够了,画的好坏都在这其中了。画得简练是需要功夫的,有时一个手势比你说上一通话还要明了,这是简单不过的道理。

  三齐还年轻得很,他还有很大的变法空间,现在对他的风格的定论还为时太早,但他的国画走向还是清晰的,他必然会向着大家的路子向前,当然,他每一个时期的作品追求都是必要的,也是可贵的,这个过程或许更为重要。

(林桢武/文艺评论家)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刘三齐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